苏波网 > 军事 > 青少年电子竞技大赛_马克龙终结西非法郎:弱化法国殖民色彩,发起软实力攻势

青少年电子竞技大赛_马克龙终结西非法郎:弱化法国殖民色彩,发起软实力攻势

2020-01-11 14:34:11

4136人阅读

青少年电子竞技大赛_马克龙终结西非法郎:弱化法国殖民色彩,发起软实力攻势

青少年电子竞技大赛,1945年诞生、通行于8个西非国家的货币西非法郎的历史即将终结。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西非访问期间,与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举行联合记者发布会,共同宣布西非法郎将在明年更名为“埃科”(eco)。

按照科特迪瓦总统宣布的方案,“西非法郎”主要将发生三个变化。首先,货币将更名,以消除名称中的殖民主义意涵。其次,新货币的运转将“脱离法国的管理”,法国代表将从相关的货币管理机构中撤出。最后,西非八国不用再把半数的外汇储备存放在法国国库。

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欢迎法国总统马克龙。

马克龙将推行“埃科”称为“历史性的改革”,但是塞内加尔经济学者萨姆巴·希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此次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去除殖民主义的象征色彩,西非八国对法国的金融依赖仍然存在。

新的开始还是换汤不换药?

在与科特迪瓦总统一同举行的记者会上,马克龙将推行“埃科”称为“历史性的改革”。“‘埃科’将在2020年看到曙光。”他说。

包括科特迪瓦在内的西非八国(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几内亚比绍、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和多哥)与法国达成共识后,“西非法郎”(fcfa)将取消,新货币“埃科”明年登场后将与欧元挂钩。

除了将“西非法郎”这一带有殖民主义痕迹的名称取消,该项改革中最引人注目的亮点在于法国放松了对西非八国的金融控制。“埃科”开始运转后,西非八国不再需要将半数的外汇储备存放在法国国库,也不用任用法国代表控制其货币管理机构。

法国《费加罗报》12月22日报道称,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前执行秘书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评价这次西非货币改革时称,“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非洲法郎诞生于1945年12月26日,是法国为其前殖民地国家设计的一种货币。非洲法郎法语缩写为“fcfa”,最初的含义是“非洲法属殖民地法郎” (franc des colonies françaises d’afrique)。在西非八国组成的西非经济货币联盟中,成员国使用俗称为“西非法郎”的“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franc de la communauté financière africaine)。中非六国(喀麦隆、中非、刚果[布]、加蓬、赤道几内亚和乍得)组成中非经济货币共同体,使用“非洲金融合作法郎”(franc de la coopération financière en afrique)。

西非法郎。

非洲法郎体制最为外界所诟病的是使用国对法国的货币依赖。西非和中非国家银行的行长均无权对币值做出调整,在决策程序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法国派驻这两个银行的代表。使用非洲法郎的十四国还必须将50%的外汇储备存放于法国国库。另外,这两个中央银行发行的非洲法郎虽然币值相同,但仅限本区域内流通,不能跨区使用。《金融时报》称,这一系列规定“长期以来一直招致怨恨”。

一直以来,不少专家对非洲法郎褒贬不一。《金融时报》总结称,非洲法郎的支持者指出该货币币值稳定,与欧元挂钩,可在流通区域内有效抑制通货膨胀。但批评者认为,它使成员国家对法国的货币形成依赖,在应对外部冲击时无法自行实现货币贬值,而是人为保持汇率高位,从而也阻碍了工业化进程。

尽管这次改革去除了货币名称中的“法国”色彩,却仍将维持欧元与“埃科”之间的固定汇率。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解释说,这是为了避免通胀风险。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也表示,法国将继续为西非八国进行担保,西非国家中央银行如果面临无法履行外汇承诺的困境,将能够从法国获得担保和支持。

《法非特殊关系(francafrique)的隐秘武器:非洲法郎的故事》一书作者、塞内加尔经济学者萨姆巴·希拉告诉澎湃新闻,改革的主要内容还是去除殖民主义的象征色彩,西非八国对法国的金融依赖仍然存在。

“非洲法郎当初设立是为了在使用地区维护法国的经济利益。改革并不影响这一点。法国财长勒梅尔提到的法国-西非新货币合作协议规定,法国将继续向西非八国提供金融担保,证明依赖关系会继续下去。”希拉说。

勒梅尔近日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的专访时称,法国将继续提供的金融担保仅仅是一种“最后才考虑使用的保险措施”,将用来应付潜在的金融危机。

马克龙的软实力攻势

希拉认为,这次马克龙政府主动做出调整,一方面是希望重塑法国在非洲的形象,另一方面,也是在某种程度上将“欧洲经验”落地非洲。

“新的‘埃科’体系有点像《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建立的欧元区。西非八国直接照搬了这种安排。最终的目的是让整个非洲法郎区使用共同货币,推进经济一体化。按照设想,使用‘埃科’的国家将必须满足一系列条件,例如赤字不能超过gdp 的3%、通胀水平在10%以下、负债不超过gdp的70%等等。”希拉说。

这种对欧洲经验的学习和模仿是马克龙“软实力”战略的一环。法国在西非有长期的殖民历史。马克龙上台以来,非洲又被其视为“软实力”战略的关键区域。

上台不到两年半时间内,马克龙已多次到访非洲。去年8月,在法国驻外使节年度大会后,他主导设立了总统非洲事务顾问委员会,由法国各界的“非洲通”组成,为法国的非洲政策出谋划策。法国24新闻网站当时评论称,马克龙将提升法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作为任内一大目标,而在非洲,他率先实现了“法国回来了”的承诺。

此次出访科特迪瓦途中,除了在“软件”方面高调重塑法国的吸引力,继续加强“硬实力”领域的安全合作也是重点之一。马克龙称,自己希望西非国家明确表达对法国在当地军事存在的支持。他警告称,如果一些地区国家不明确对法国的支持,法国在萨赫勒地区的反恐行动将受到影响。

法国24新闻网站分析称,马克龙将在明年1月于法国南部的波城邀请多个西非国家政府商谈反恐和安全议题,提前作出此番警告是为了“敲打”马里和布基纳法索。马里总统凯塔12月21日在接受法国电视五台专访时表示,西非国家希望与法国在安全合作中“相互尊重”。

事实上,马克龙鼓吹的法非新型关系一直遭到部分非洲人的怀疑,关于法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的指责也从未消失。早在2017年底,访问前法国殖民地布基纳法索的马克龙曾被当地大学生“怒怼”。马克龙当时自称“属于与非洲平等合作,不当教师爷的一代”,但当地抗议者试图用手榴弹袭击法国在布驻军,还有人来到马克龙演讲现场抗议。

在这次访问科特迪瓦期间,马克龙努力试图改变法国在前殖民地国家的形象,勾勒双方新型关系的蓝图。他继续了前几次出访非洲时的直率和坦诚风格,公开承认,“直至今日,法国仍经常给人以霸权主义、殖民主义的印象,这确实是法国过去犯下的严重错误所致。”

“但是现在,是时候翻开新的篇章了。非洲青年可以与法国建立新的友谊和伙伴关系。”他说。

(澎湃新闻)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 Copyright 2018-2019 ylvastudio.com 苏波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