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迪士尼同名电影改编的音乐剧《冰雪奇缘》(Frozen),初次登上百老汇的舞台就收获了极佳的评价和票房。动画电影被搬上舞台,无疑是对制作团队的一次极大的挑战。在《冰雪奇缘》团队共同努力下,他们把冰天雪地中的森林、精灵、城堡、雪人结合舞台场景、灯光道具等完美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引得现场观众掌声连连。两姐妹之间的故事跨越了时间界限,令人在严寒中寻找到了爱的温暖。当一个年轻女孩奋力找寻自我并尽情拥抱自我时,另一个年轻女孩则开始了自己史诗般的冒险旅程,踏上了寻找家庭团聚之路,整个节目令观众充分感受到了爱是自然的力量。主角爱莎(Elsa)在独唱桥段《LetItGo》接近尾声时,瞬间褪去墨绿色装扮,以华丽夺目的银白色长裙示人,满面笑容地用歌声向观众传达她获得自由的喜悦,台下观众更是欢呼四起,不禁折服于炫目画面和舞台调度所呈现的美感和冲击力。

改编自迪士尼的经典音乐剧《狮子王》(TheLionKing)于1997年11月13日在百老汇明斯科夫剧场(MinskoffTheatre)首演,走过二十余载的岁月,如今已成为无法逾越的典藏之作。朱丽·泰莫(JulieTaymor)以颇具创意的视野融合了非洲艺术元素及百老汇的匠心精神,创造了拟人化的鲜活动物角色。设计师迈克尔·库里(MichaelCurry)为音乐剧制作了数百个形态迥异的面具及木偶,精良的编剧及专业团队注定了这部音乐剧将会在舞台上熠熠生辉。华丽的服饰与场景,演员们都变身为草原上的动物角色,舞台营造出广袤无垠的原始森林(森林还是草原啊?doublecheck一下吧)氛围。从奥斯卡获奖曲目《声入人心》(CanYouFeelTheLoveTonight)到《虚幻境界》(Shadowland),无论乐曲还是舞美,都将观众带入一个奇幻美妙的动物世界。

这项针对3425名美国成年人新闻消费习惯的调查显示,44%的人更偏爱电视,34%的人更喜欢网络,14%的人更喜欢广播,7%的人更喜欢报刊。

影视圈的“知道分子”,知名影视投资人谭飞,大胆讲述娱乐圈里的“社会事”。在娱乐圈纵横多年,谭飞合作过诸多艺人,其中不乏一些会提出奇葩要求的演员,如有人要带保镖拍戏,有人要求剧组一公里内有五星级酒店等,遇见得多了,谭飞就总结出部分“小鲜肉”四宗罪,“第一宗罪,妈宝罪;第二宗罪,虚张声势罪;第三宗罪,流言蜚语罪;最后一宗罪,恶意攻击罪。”虽然有些艺人的做法差强人意,但他也承认,国内优秀演员也有很多,“像张艺兴就非常朴实,他曾向老戏骨赵立新说自己还称不上演员,自己还在学习中。他的心态可以走得很远,他真有可能成为一个大的演员”。

童心是比野心更难得的梦想加速器,需要用心守护才能实现。未泯的童心、赤子之心,是梦想与成功的源动力。在儿童节来临之时,给想象力的翅膀黏贴洁白的羽毛,沉浸于百老汇奇幻音乐剧的视听盛宴,打造专属于自己的梦幻儿童节。

一位壮士杳无音信,一个年轻的生命悄然凋零,此时,我们难掩悲痛的心情,不由扼腕痛心。22岁的何立凯,刚参加工作才半年,还未体会到人生的诸多幸福就英勇殉职。26岁的农继坡,去年刚提职为工班长,爱情甜蜜的他正打算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切的美好才刚开始,但他却“迷失”在了回家的路上。无数人对此不敢相信或难以接受,却也无法改变他们生命之于最后一刻的定格。走在抗洪抢险千难万难的路上,他们用生命架起南昆铁路的希望天梯,用最美的逆行诠释着铁路人的责任和担当,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庄严承诺。

国民党台南市党部旁的慰安妇铜像竖立不久,“日本驻台代表”沼田干夫即曾代表日本政府,先后拜会前台当局领导人马英九及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但马、吴二人均对竖立慰安妇铜像表达支持。此次藤井实彦再前往台南市向谢龙介陈情,主要是要表达台湾对慰安妇提出的资料缺乏证据,而且愿意与谢龙介等公开辩论。由此可见,藤井实彦对铜像做出的肢体动作,的确是为了表达“不满”或“轻蔑”。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

柳晓东 青岛美容美发协会秘书长:各个医院整形医生稀缺,有很多是“走穴”的没有注册的,最严重的是所谓的国外专家。咱们国家对国外的医生实行严格的审批审查制度,没有经过审批、短期三五天的行医行为,在咱们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之下是坚决不允许的。

原著由索恩(JackThorne)在罗琳(JKRowling)的帮助构思下所撰写,于2016年7月30日在伦敦西区上演。《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HarryPotterandtheCursedChild)把深受世界儿童喜爱的经典角色搬上舞台,为观众展现了成年后成为父亲的哈利·波特,在成人的生活压力与被诅咒的命运双重困境中,找寻生命真谛的故事。该剧自首演后就大受千禧一代的追崇,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纷至沓来,沉浸于奇妙的魔法世界与曾经的美好想象。《纽约时报》(NewYorkTimes)称这部音乐剧为“百老汇史诗级的魔法”,散发让观众沉醉其中的神奇魔力。

翻阅中,随着最后一个字符的出现和消逝,思绪漫洇开来。我们不知道这本书有什么理由从无数的乡野回忆中凸出,也不明白它叩击心弦的力道从何而来。熟悉的生活场景,血缘和故土,生死离别,他乡忆旧,如此而已。可又不止于此。形制类似,质地有异,原来它以独有的蕴含和舒张吐纳,产生出绵长不息的力量。

小时候喜欢角色扮演,喜欢把被单披在肩上假装自己是城堡的公主。长大后依旧爱童话的世界,爱奇妙思维时的梦幻想象力。奇趣世界的美好向往就像手中那颗握得汗津津也舍不得吃的奶糖,只要你选择不长大,就永远是可爱的大人。临近儿童节,追随百老汇的脚步,一起探寻勾勒奇妙时光的音乐剧。